隔天,陈翔开了快两小时的车,跟林香香到了餐厅,在包厢里等。
    不久後,小竹跟小江带着林母过来。
    小竹夫妇与陈翔见过几次了,彼此寒暄了一下。尽管林母不发一语,气氛也不至於太冷清。
    大家从天气谈到菜色。等吃得差不多了,陈翔单刀直入地说:「妈,我想跟香香结婚,希望您可以同意。」
    「我不同意。有孩子就去拿掉。」林母简单快速。
    小竹夫妇脸都绿了。
    「妈,我是真的想跟香香一辈子。」
    「想就能做到吗?我知道你也是真心想跟那些女明星开房的。你不需要叫我妈。你们以後,会感激我的。」
    小竹的脸沉得更深,她从香香那儿,稍微知道陈翔的脾气。他可能一生没被这样当面羞辱过几次,大事不妙了。
    小江见状,赶紧说:「伯母,陈翔对香香怎样,我们年轻人还不清楚吗?那些报导都是无中生有,没事告来告去,赚钱的不都是我们律师。真的作不得准!」
    陈翔没有发火,幽幽地说,「我记录不好,无话可说。但我不能没有林香香。」
    「那是你的事。以後香香有事,还不是回来找我?」林母冷道。
    林香香深呼吸一口,声音虽轻,语气却坚定,「妈,今天我是来告知你的。如果你不能祝福我,那我不强求。以後有事,我自己处理。」
    她噙着眼泪,拉着陈翔,「走吧,明天还要上班。」
    「不能走。」陈翔分毫不动。
    林香香掩着脸走出去。
    陈翔冷静地说,「妈,我先去结帐。吃饱了我送你跟香香回家,等我一下。」
    他追着林香香出去了。
    *****
    陈翔抱着林香香说:
    「别哭了。
    你妈很疼你的,不是有钱她就看得上了。
    交给我吧,嗯?
    你老公没这麽弱,不用怕。先回你家再说。」
    *****
    陈翔跟小竹夫妇道谢,开着车载着母女二人回去。
    「伯母,我明天跟香香请假,住您那里,今晚打扰了。」
    林母不说话。方才对他很严厉,看女儿哭成那样,也是心酸。
    一回到家,林母做自己的事,当他们不存在。陈翔送给她的礼物,就搁在一旁不看。
    陈翔又说:「伯母,晚上我来做饭。」对林母的冷遇毫不在意。
    他出门买菜,卷起袖子,做了一整顿饭。
    三人吃饭时,不怎麽说话。但林母看得出来,他经常做饭给女儿吃。香香喜欢吃的,不喜欢吃的,他了若指掌。吃完饭,又自己把碗给洗了。
    林母洗完澡出来,桌上摆了泡好的茶跟茶点。